快捷搜索: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译文及鉴赏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

宋代:苏轼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惨。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旋里,小轩窗,正装扮。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肠断 一作:断肠)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译文

你我伉俪逝世别已经整整十年,强忍不去缅怀可毕竟难忘记。孤坟远在千里之外,没有地方能诉说心中的悲哀凄惨。纵然你我伉俪重逢怕是也认不出我来了,我跋山涉水早已是灰尘满面两鬓如霜。

昨夜在梦中又回到了家乡,望见你正在小窗前对镜装扮。你我二人默默相对无言,只有泪落千行。意料你年年都为我柔肠寸断,在那凄冷的月明之夜,在那荒寂的短松冈上。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注释

乙卯:公元1075年,即北宋熙宁八年。

十年:指结嫡妻子王弗去世已十年。

考虑:想念。

千里:王弗葬地四川眉山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隔迢遥,故称“千里”。

孤坟:其妻王氏之墓。

幽梦:梦境隐约,故云幽梦。

小轩窗:指小室的窗前。轩:门窗。

顾:看。

明月夜,短松冈:苏轼葬妻之地。

短松:矮松。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赏析

中国文学史上,从《诗经》开始,就已经呈现“悼亡诗”。从悼亡诗呈现不停到北宋的苏轼这时代,悼亡诗写得最着名的有西晋的潘岳和中唐的元稹。晚唐的李商隐亦曾有悼亡之作。他们的作品悲切动人。而用词写悼亡,是苏轼的首创。苏轼的这首悼亡之作与昔人比拟,它的体现艺术却另具特色。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虽说是“记梦”,着实只有下片五句是记梦境,其他都是抒胸臆。

开首三句,排空而下,真情直语,动人至深。“十年存亡两茫茫”存亡相隔,逝世者对人间是茫然蒙昧了,而活着的人对逝者,也是同样的。恩爱伉俪,撒手永诀,光阴倏忽,须臾十年。“不考虑,自难忘”,人虽云亡,而以前美好的情景“自难忘”怀。由于作者时至中年,那种共担忧患的伉俪情感,久而弥笃,是一时一刻都不能打消的。作者将“不考虑”与“自难忘”并举,使用这两组看似抵触的心态之间的张力,真实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心坎的感情。十年忌辰,触感民心的日子里,他不能“不考虑”那聪慧明理的贤浑家。旧事蓦然来到心间,久蓄的感情潜流,忽如闸门大年夜开,奔跑彭湃难以遏止。于是乎有梦,是真实而又自然的。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惨”。想到爱妻华年早逝,感慨万千,远隔千里,无处可以话凄惨,话说得极为沉痛。抹煞了存亡界线的痴语、情语,极大年夜程度上表达了作者孤独寥寂、凄惨无助而又急于向人诉说的感情,非分特别动人。接着,“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三个是非句,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把诀别后的小我各种忧愤,包括在容颜的苍老,形体的衰败之中,这时他才四十岁,已经“鬓如霜”了。明明她辞别人间已经十年,却要“纵使重逢”,这是一种扫兴的、弗成能的假设,情感是深奥深厚、悲恸,而又无奈的,体现了作者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也把小我的变更做了形象的描画,使这首词的意义加倍深了一层。

苏东坡曾在《亡妻王氏墓志铭》记述了“妇从汝于艰巨,弗成忘也”的父训。而此词写得如梦如幻,似真非真,其间真情生怕不是仅仅允从父命,感于出身吧。作者索于心,托于梦切实着实实是一份“不考虑,自难忘”的患难深情。

下片的头五句,才入了题开始“记梦”。“夜来幽梦忽旋里 ”写自己在梦中溘然回到了时常怀念的故乡,在那个两人曾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相聚、邂逅。“小轩窗,正装扮。”那小室,亲切而又认识,她情态相貌,依稀昔时,正在装扮打扮。这如同娶亲未久的少妇,形象很美,带出苏轼昔时的闺房之乐。作者以这样一个常见而难忘的场景表达了爱侣在自己心目中的永恒的'印象。伉俪相见,没有呈现久别邂逅、卿卿我我的密切,而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恰是东坡笔力奇崛之处,妙绝千古。“此时无声胜有声”,无声之胜,全在于此。别后各种从何提及,只有听凭泪水倾落。一个梦,把以前拉了回来,但昔时的美好情景,并不存在。这是把现实的感想熏染溶入了梦中,使这个梦也令人认为无限凄惨。

结尾三句,又从梦境落回到现实上来。“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意料长眠地下的爱侣,在年年伤逝的这个日子,为了眷恋人间、难舍亲人,而柔肠寸断。推己至人,作者设想此时亡妻一小我在凄冷幽独的“明月”之夜的心境,可谓用心良苦。在这里作者设想逝世者的苦楚,以寓自己的哀悼之情。东坡此词着末这三句,意深,痛巨,余音袅袅,让人回味无穷。分外是“明月夜,短松冈”二句,凄清幽独,黯然魂销。这番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

这首词运用分合抑扬,虚实结合以及论述白描等多种艺术的体现措施,来表达作者怀念亡妻的思惟情感,在对亡妻的哀思中又糅进自己的出身感慨,因而将伉俪之间的感情表达得深婉而挚着,使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而感叹哀惋。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创作背景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二八(十六岁)的王弗娶亲。王弗年轻仙颜,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定数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年夜的袭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苦楚,是不言而喻的。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说:“治平二年(1065)蒲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名弗),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于镇定语气下,寓绝大年夜沉痛。公元1075年(熙宁八年),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旬日,他梦见爱妻王氏,便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陈师道语)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作者先容

(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眉州眉山(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闻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绩。文纵横恣肆;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诞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爽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爽派代表,并称“苏辛”;散文著述宏富,豪爽自若,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年夜家”之一。苏轼善书,“宋四家”之一;长于文人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作品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潇湘竹石图卷》《古木怪石图卷》等。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译文及鉴赏】相关文章:

1.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

2.关于读苏轼《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有感

3.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赏析 苏轼

4.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赏析

5.《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原文及译文

6.《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苏轼词作鉴赏

7.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翻译及赏析

8.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旬昼夜记梦》的赏析范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